母亲告儿子 还我拆迁款-蓬安新闻

日期:2019-07-05 17:07:42 作者:渠县新闻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 张勤 南充晚报记者 何显飞

蓬安县60多岁的妇女吕某,再婚后与儿子关某分了家。因为房屋拆迁,她和关某一家共获得82万元补偿金,经关某同她协商,她的15万余元补偿金被关某用于购房,并与她签订了赡养协议。但后来她反悔了,与儿子对簿公堂,要求退还属于自己的款项。法院判决儿子返还母亲的15万余元补偿金,又对双方进行了调解,使母子二人重归于好。

房屋拆迁 获82万元补偿

1983年6月,吕某与前夫关某某在蓬安县锦屏镇西拱桥村修建了一套砖木结构的住房, 约196平方米。1985年7月, 二人生下儿子关某。后来,丈夫撇下母子二人去世了,吕某于2016年与刘某登记结婚, 婚后她和刘某一起在龙云镇居住。

2017年,吕某房屋所在的棚户区改造拆迁,这套房屋的补偿安置对象包括吕某和儿子关某一家三口共4人。2018年3月,关某代表4人与城建公司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并一次性领取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住房临时安置补助费 、 住 房 搬 迁 补 助 费 等 共 计822386.8元, 包括吕某应获得的159842元。

儿子买房 与母亲签订赡养协议

领到这笔费用后, 关某认为继父刘某对母亲不好, 婚后长期限制她人身自由,导致自己有时想见母亲一面也很难。关某担心母亲的补偿款被继父控制,便与吕某商量, 将4个人的补偿款用于购房,他承诺以后会对吕某养老送终。

几个月后,吕某不同意将自己的补偿款用于儿子购房,执意要关某返还她的那部分补偿款。2018年7月,经村委会和派出所耐心做工作调解,吕某不再坚持收回拆迁补偿款,与关某达成了赡养协议,关某用拆迁补偿款购买房屋,给吕某留下一间住房,并对吕某进行赡养,吕某的生活费、医疗费等由关某和刘某各自承担一半,关某另外还向吕某支付每年1.2万元的生活费。

调解成功后,2018年8月, 关某在蓬安县城某小区全款购买了一套商品房,但至今还未交房。

母子反目 对簿公堂要还钱

2018年10月, 吕某又对与儿子签订的赡养协议反悔了, 到蓬安县人民法院起诉关某和第三人城建公司、 第三人锦屏镇政府, 要求被告返还其拆迁补偿款159842元。

法庭上,吕某声称,城建公司明知被拆迁房屋属我所有,而且我和关某早已分门立户,将我应享受的补偿金全部支付给关某,导致我的基本住房保障被剥夺。

但被告关某辩称, 原告要求返还安置补偿费等费用,不是她真实意思表示,她起诉是受到老伴刘某的操作, 请求法院调解结案或原告自动撤诉, 以使母子关系重新和好。

蓬安县法院审理本案认为, 被告关某一系列的合同签订行为,均没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是原告吕某授权其实施,因此关某是无权代理。原告吕某与被告关某在村委会接受调解所形成的书面意见, 在形式存在残缺,在内容上仅为单方意思表示,同时,被告关某将赡养父母这一法定义务作为了约定义务, 促使原告吕某失去了对财产的所有、收益、处分的权利,故关某代替吕某所签订合同及《补充协议》应当认定为无效。

2019年3月,法院判决关某向吕某返还159842元, 第三人锦屏镇政府承担连带责任,并有权向被告关某追偿,被告第三人城建公司不承担责任。

判后调解 一家人重归于好

因关某已将补偿款用于买房,所购房屋还未交房, 没有房产证无法进行变卖,便无法将补偿款一次性偿还给吕某,吕某就打算申请强制执行。关某听说后,积极筹备了5万元钱,并联系承办法官杨承杰,想要他从中调和,与吕某和解。虽然案子已经判决了,但是为了修复母子间破裂的亲情,杨承杰联系好锦屏镇政府、西拱桥村村委会相关工作人员,与他们一起来到龙云镇龙云寺村村委会,通过法理、亲情等方面给吕某及其丈夫刘某做思想工作,最终,吕某接受了和解条件,收下了5万元现金并出具了收条,关某也在承办法官和镇村干部的见证下写下了一年内还钱的承诺书。一家人关系缓和了,彼此间也有了交流。

律师说法

亲属间代签合同是否有效

四川鑫中云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云(系四川省优秀律师、四川省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和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取得授权或者被代签人追认,则代签的合同是有效的,必须有亲笔书写的授权委托书,没有明确授权别人代签, 则合同是无效的。本案中,儿子关某代母亲签订相关合同补充协议, 并没有得到吕某书面授权委托, 且事后未得到确切追认,故法院判决代理无效。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