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fjomq"><li id="fjomq"></li></optgroup>
    <optgroup id="fjomq"><em id="fjomq"></em></optgroup>

    <span id="fjomq"><output id="fjomq"><nav id="fjomq"></nav></output></span>

    <span id="fjomq"><sup id="fjomq"></sup></span>
  • 首頁 > 鹽津新聞 > 正文

    鹽津·唐·袁滋題記摩崖石刻那些事兒|千年豆沙關 文士留墨韻
    2023-07-19 17:04:36   來源:現代家庭報   作者:張桂柏 點擊量:

    日前,國家文物局印發《第一批古代名碑名刻文物名錄》的通知,云南鹽津唐袁滋題記摩崖石刻榮列其中。近期,與唐·袁滋題記摩崖石刻相關的那些事兒在《現代家庭報》上刊載了系列散文、報告文學類作品,為宣傳好這張“國字號”鹽津名片,現予以轉發。

    云嶺游

    千年豆沙關 文士留墨韻

      ■張桂柏

      彝族作家、著名詩人吉狄馬加看完豆沙關、五尺道,捉筆寫道:“只有在這里/石頭/能看見/時間的深度/并且/能夠聽見/永遠無法所見的/永恒的/回聲。”

      是的,古道、古關、古堡、古碑、古坊、古塔、古街……恰是書者、詩者、畫者、歌者心中的最愛、情中的最圣、意中的最念、筆中的最色。

      豆沙古關,士吟之道也。

      聽,詩人放聲誦——

      “金沙水拍震蕩山岳/翅膀飛不過巨浪的洪波/五尺道是烏蒙山的圍巾/馬蹄印是五尺道的眼睛/古老而深沉的瞳仁/綻放過絲綢張揚的亮麗/凝固過汗滴積淀的鹽柱/看到過拂塵似的馬尾以及/疲憊的挑夫羸弱的馱馬/五尺道上演繹的戲劇/馬蹄印喚醒世人憶僰人浮沉/一盞殘燈寫下埋沒多年的歷程/停住的帆船隨風飄去/只有那五尺道上的馬幫鈴聲/還悠悠回蕩——填不滿的敘述/搬不完的傳說……”

      聽,歌手借酒唱——

      “血管響著馬蹄的聲音,眼里是圣潔的太陽,當青稞酒在心里,給歌唱的時候,世界就在手上,就在手上……”

      看,楹聯費思量——

      “教蜀務農杜宇從茲去,靖邊封詔袁滋受命來”。該對聯,短短十八字,以一個“來”,一個“去”,融思想性、藝術性于一體,道出了豆沙關古鎮一段史。公元前八世紀,朱提人杜宇帶領其妻課利和部落人一道披荊斬棘,率先開辟蜀道,把先進的農耕文明由五尺傳播到蜀國,杜宇后來成為望帝。他死后化為杜鵑鳥,每天喚叫故鄉親人不忘耕種收獲,鳴叫聲聲,口里啼血,血落地上又化為映山紅,杜鵑花由此而來。上聯講了“從此離別江南路,化作杜鵑帶血歸”“望帝春心托杜鵑,年年相思年年血”的故事。下聯敘述的是和平御使袁滋不辭勞苦,不辱使命,不負皇恩,使中原與南詔“化干戈為玉帛”的智慧和壯舉。整副對聯內涵深邃,氣勢恢宏,超越時空,韻味無窮。

      輕點兒,繪者在勾畫——

      山是這么高峻,一直插向彌漫朝夕的云霧之中。路是這般陡險,就像云端垂掛下來的一道瀑布。五尺道上的趕集人流,就像一條緩緩游動的長龍,時而鉆進密林綠蔭里,時而裸露在懸崖峭壁上。一茬又一茬的馬幫,成為上千年行進于此而留下的、仿佛穿越過悠遠歲月悄然開放的花朵,釋放著遠古的悠香,詮釋著馬夫們人生滄桑,以及那隨著馬鈴聲的邊走邊喝。石級上的蹄印,深深淺淺,斜斜光光,是馱隊踏碎無數黃昏用蹄殼敲成的,是旅人淌下滴滴汗水浸潤出來的。大關河兩岸炊煙裊裊,舟船穿梭往返,馬幫成群結隊,多路商賈云集,鹽、干貨、布匹、糧食,浸養著古道。英雄出征,漸行漸遠的身影……

      掌聲啊,書家盡揮毫——

      這一副,“石門石壁沖霄漢,古色古香秀甲關”。

      那一副,“腳踏五尺秦古道,一目過往三千年”。

      再一副,“多少行人此來往,馬蹄踩破五更霜”。

      又一副,“不到石門非好漢,群英笑過豆沙關”。

      更一副,“僰人不知何處去,惟思懸棺留崖陬”……

      這天正是“中國多民族作家看昭通”的日子,大家都揮毫走墨,哪怕留個筆名。

      更有一人,半農耕半學者,髯須從腮頜處拖掛下來,恰似山坡茂草倒垂,風中飄逸……他就是豆沙關文化站胡林老師,被譽為“豆沙關五尺道活字典”。胡老師幾十年生在豆沙關、長在豆沙關、學在豆沙關,十幾年行吟五尺道、保護五尺道、研究五尺道。每次重大接待,他都到五尺道仔細地用毛巾擦洗馬蹄印,特別“照顧”三個地方:石門關內非常深大的那個馬蹄印、石門關口的那一組馬蹄印、五尺道臨近轉彎處最有特點的那一組馬蹄印,有時他夜里睡不著,起得很早,因為惦記著馬蹄印是不是給人踩臟了,又去看了馬蹄印,再擦一遍才放下心來——就這么一個執著的人。我們隨著他,行古道,瞻古關,撫古物,溫古籍,不亦樂乎!

      呵,白駒過隙。朝官、軍兵、商賈的騎乘策馬踏來,凹凹凸凸、滿履古道的蹄痕,遠遠賡續著大中華的歷史,聲聲回響著中原和邊疆交融的故事,綿綿傳播著中原文化、巴蜀文化、荊楚文化、僰人文化、古滇文化交匯沉積的樂章……

    鹽津新聞網信息報送郵箱:yjxcb@vip.163.com。 鹽津新聞網的信息,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鹽津縣融媒體中心
    電話:0870-3033506
    EMAIL(投稿郵箱):yjxcb@vip.163.com
    滇ICP備05006878號
    国产精品自在线国产_人人看人人摸欧美_久久福利中文字幕_亚洲日韩精品第一页一区